澳门24小时娱乐网址
个人资料
南柯追梦人
南柯追梦人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74,408
  • 关注人气:638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澳门24小时娱乐网址
正文 字体大小:

【原创】《猎手》第五章(四)

(2010-01-12 10:08:27)
标签:

杂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原创】《猎手》第五章(四)

    姚仁富的身后除了陶桂枝,还跟着两个“爱徒”,满脸笑容地来到曹玉瑾的面前。
  曹玉瑾以前就对姚仁富并没有什么好感,现在看着他那令人很不舒服的笑容更有着说不清的厌烦,但碍着任传玺的面子,只好拧着鼻子接待了姚师父。而对陶桂枝更加感到厌烦,原因是陶桂枝的名声太坏。陶桂枝同样也看不上曹玉瑾,也为曹玉瑾专门和有权有用的人勾搭。但现在的陶桂枝,无论怎样看不上曹玉瑾,脸上和眼神是流露不出来的。
  人就是这样,不论自己怎么乱套,可就是看不得别人乱套。正所谓乌鸦落在猪背上,看见别人黑看不见自己黑。
  而曹凤岐则不同,他看见陶桂枝后,只感到浑身轻飘了许多。满脸笑意,不时地用眼睛瞟向陶桂枝。陶桂枝可和过去的陶桂枝大不相同,桃花眼低垂着,大有鼻观心,心观口的意味。
  李氏一看到曹凤岐浑身没有二两重的轻飘劲儿,鼻腔里不时地发出响声,就像马儿在打响鼻一般。恨不得上前煽陶桂枝一记耳光,把她赶出曹家。碍着大伙的面子,只好在一旁抽着她那大烟袋赌气。她嘴边儿那只“大臭虫”似乎也很生气,随着李氏嘴里“噗叽,噗叽”地吐浓痰,张牙舞爪地向着陶桂枝示威。
  任传玺在向曹家人介绍完姚仁富后,两只眼睛就有些不够用了。贪婪的目光来回在曹玉瑾和陶桂枝的身上来回游走,还不时地向曹玉霜的房间瞄去。
  姚仁富的两个“爱徒”看着这几个人的表情,感觉很微妙也很奇怪。眼睛愣愣地看着,心里却在胡乱地猜疑着。怔了一会儿,便从怀里掏出他们那面带有标志的旗给曹玉瑾,并滔滔不绝地给曹大小姐解说。
  曹玉瑾根本没听进去他们都说了些什么,只是看着那面旗子眼熟。想了一会儿,一下子想了起来,打心里感到厌倦。
  是前两年的一件事,开始时,闹得整个康平庄一片恐慌。可后来,又让人们啼笑皆非。
  那是一个冬天,康平庄的人们和往常一样。吃完饭后有做针线活儿的,有歇着的,有赌博的,有串门的,有说东家长西家短的,很普通很普通的一天。这时,却来了几个陌生人,有男有女。他们就是拿着这样的一面旗,上面画的标志也和“轮回功”的一样。他们挨家走,到谁家都讲一套谁也听不明白的“功法”。如若信他们的功法,入他们的“道”,就会不生病,过好日子。人们对外来人不了解,听他们说的神乎其神,有很多还听不明白,所以没有相信他们。过了几天的一个夜晚,正在熟睡的人们被满镇子的狗叫给吵醒。人们很奇怪,这么些年来,还从来没有过全镇子里的狗一起狂叫的时候。胆小的人卷缩在被窝里,稍有点胆子的人便趴在窗里向外张望。没看到什么的虽然有些害怕,但心里还是有些失望。看到的倒没有失望,但胆子却被吓飞了。
  只见明月下,一个高大的身影在雪地上游动。一身白衣到地,看不见脚在哪儿。脑袋和身子的比例极不相乘,一个高高大大的身子,脑袋却很小。两只大大的眼睛黑洞洞的,让人看了知觉的汗毛直往起竖,鸡皮疙瘩迅速布满全身。两只舞动着的胳膊也显得十分短小,走起路来十分缓慢,但脚步声十分沉重。宽大的白袍子在风雪中飘动着,加上两只手臂不断地抖动,看起来比李氏跳大神儿还可怖。更令人感觉打心里发毛的是,这个怪物能同时发出好几种声音。叫起来的声音,也只能用狼哭鬼嚎来形容。这怪物走到谁家,谁家的狗都被吓得惨叫着躲进狗窝里,不敢再叫。只等着这怪物走远,这狗才抖起精神,蹿出狗窝,鼓足了劲儿,冲着远处狂叫起来。
  一连几天,闹得康平庄的人们人心慌慌。有请跳神儿的,有去算卦的,有的提出去找老栖林的。也有人去找任大奔头儿,可任传玺却用种种事情搪塞人们。
  正当人们慌乱的时候,一个人站了出来,自报奋勇要去和怪物斗斗。他就是康平庄的愣头青二魔贲雷,喝了酒的田卫东也随声附和着。贲雷提出在出几个年轻力壮的帮手,可年轻力壮的人中没有人搭话,几个搭话却都不是力壮的人。贲雷心里很气愤,他握住维义的手说:“二少爷,你和许大叔、铁蛋儿力气都不行,不能去。”
  “我们去帮你壮壮胆也行啊!”维义说:“要不你俩人太少了。”
  “没事,实在没人我自己也不怕。”贲雷很自信地说。
  “不行我去找栖林老哥。”维义说。
  “不用,‘麒麟’老哥现在打猎正忙,等我收拾不了那家伙咱们再找他。”贲雷说。
  “不行,这太冒险了。”维义急忙制止说。
  “没事,你就不用担心了。”贲雷很自信地说。说完不等维义再说什么起身就走,田卫东摇摇晃晃地紧跟在他的身后走了。
  维义急忙打发铁蛋儿去找老栖林。
  这天夜里,那怪物照常怪叫着在镇子里来回串着。当走到维义家门前时,贲雷拿着一杆锄头高喊一声,飞快冲出维义家的院子。田卫东、维义、许文贵紧随其后,拿锹的拿锹,拿斧子的拿斧子,拿棍棒的拿棍棒,随着贲雷一起高喊着奔了出来。
  那怪物一惊,忘记了怪叫,也忘记了迈步,浑身一震,突然倒地。在雪地上打了一个滚儿,分开三截儿,扔开宽大的白袍,起身就跑。大伙一看,原来是三个人,他们是骑在一起叠罗汉。他们跑得飞快,其中一个身材瘦小的被落在后面。由于贲雷他们里这三个人的距离较远,使贲雷他们一时追赶不上。
  经过一段奔跑,贲雷身高腿长显示出优势,几步就追到落后那人后面。那人急忙转过身来,用手指着贲雷连胜高喊:“定住,定住,定住!”
  贲雷一怔,忘记了向前追赶,狐疑地看着那人。那人见贲雷脚步缓了下来,急忙又转回身去奔跑。贲雷想了想,猛然大骂一声:“竟敢骗老子?”抬腿迈开大步猛追上去。
  这时,随着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,一条快如闪电的黑影越过贲雷他们,直扑落在后面的那个身材瘦小的人影。随着一声凄厉的尖叫,那个瘦小的身影备按倒在雪地里。随即,一匹快马驮着两个人也来到了,到在雪地上那人影跟前。
  当人们跑到跟前时才看清,地上倒着的竟是这几天挨家劝人们信“轮回功”中的一员。将他按倒的正是老栖林的大黑狼狗,马上骑着的正是老栖林和铁蛋儿。
  贲雷和老栖林打声招呼后,便上前把倒在雪地上那人提了起来。高声问道:“你是干啥的?”
  那人斜着眼睛看着贲雷,撇嘴一笑没说话。
  “你叫啥名,从哪来的?”
  “我是狐仙太奶,从河边儿来的。”这人说话是女人的声音。
  “这家伙说的是啥呀?”田卫东硬着舌根问:“说话咋像个娘们儿呢,哎,你他妈到底是爷们儿还是娘们儿?”
  “本狐仙太奶我是男狐仙。”不等贲雷回答田卫东的问话,那人像是自言自语,也像是回答田卫东的问话。
  “你多大了?”维义见这人年纪不大,便问道。
  “狐仙太奶我三百多岁了。”那人回答得很认真,不像是在开玩笑。
  人们听了十分愕然。
  “你家里都有什么人?”维义又问。
  “一帮狐子狐孙。”那人依然正色回答。
  “这他妈是个疯子。”贲雷骂道。
  “你是干啥的?”维义问。
  “我让你们谁头疼谁就头疼,我让谁咋的谁就咋的,我是专门祸害人的……”那人嘴里开始不停的絮叨起来,很像是在念经。
  “让他走吧,可能真是个疯子。”维义无奈地摇着头说。
  “滚吧,纯粹他妈是个疯子。”贲雷一脚踢在那人的屁股上:“快滚,快滚。以后别让老子再看到你,看见你一次我就打你一次。滚!”
  那人被贲雷踢得差点没摔倒,站稳了后嘴里依然嘟嘟囔囔地说着,转身慢慢悠悠地走了。
  回想起那人说过的话,人们有些啼笑皆非,又感到有些莫名其妙。
  第二天,维义他们向镇子上的人们说起昨晚的事,可有很多人不太相信,保持着怀疑态度,这令维义有些始料不及。
  曹玉瑾想起了这件事,心里就更加感到厌烦。任传玺见状,便附在曹玉瑾的耳边儿一阵小声嘀咕。半晌,曹玉瑾眉头那紧皱的褶皱,渐渐的舒展开来。
  曹玉瑾把姚仁富和任传玺让到自己原来的闺房。三人把门关得紧紧地,直唠到天近傍晚,曹玉瑾才红光满面的从她的闺房走出来。吩咐曹凤岐和李氏与妹妹曹玉霜准备酒菜,又打发人去找顾凤清和梁凤武。
  曹玉瑾让把一桌酒菜放进自己的闺房,另一桌放在曹凤岐的屋里。自己和姚仁富、顾凤清、梁凤武、章文博和任传玺在闺房里。曹凤岐、李氏和姚仁富的弟子吃一桌。曹玉霜做完饭菜后只能在锅台上吃一口,没有那么多的菜,只是吃到不饿而已。
  曹玉瑾他们这桌一直吃到深夜,谁也没敢开她闺房的门,只能在外面静静的等着。直到维忠找上门来,他们的酒宴才算结束。
  回家的路上,维忠问起今天为什么这么晚。曹玉瑾笑着回答日后你会知道的。粗心的维忠也不多问,回到家里便沉沉睡去。而曹玉瑾几乎是一宿没合眼,脑子里在不断地盘算。
  第二天,曹玉瑾又和顾梁任姚几人继续摆酒宴,其他人不准介入。一连几天后,姚仁富的“轮回道”便在康平庄设了几处练功点,曹顾梁章任等人也都成了“轮回功”的推广人。一时间,在康平庄掀起了“练功”热潮。有很多人都加入到了“轮回功”的行列。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澳门24小时娱乐网址 版权所有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