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24小时娱乐网址
个人资料
南柯追梦人
南柯追梦人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75,477
  • 关注人气:638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澳门24小时娱乐网址
正文 字体大小:

【原创】《猎手》第六章(四)

(2010-01-12 10:16:01)
标签:

杂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原创】《猎手》第六章(四)

   “老仙儿咋说?”李氏气若游丝地问孙二。
  孙二把刚才与维忠讲的又和李氏说了一遍。
  “看来苏大哥命不该绝呀。”李氏点着头说;“就按照老仙儿说的办,不能差分毫。不然老佛爷怪罪下来,屈死鬼又送不走,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。”
  “一切照办,一切照办。”维忠忙说。
  “好啦,你们这就准备,晚上子时前我和孙二到河边儿等你们。”转向孙二:“咱俩走吧。”说罢,起身向门外走去。
  孙二到维忠和维义面前:“二位少爷,虽说曹太太和你们是自家人,但看病的是老仙儿,不花钱可不灵啊。”
  “我给。”维忠急忙掏钱。
  “不行,”孙二急忙拦住维忠说:“病人在谁家就得谁拿钱,就连晚上用的也得二少爷你买。这是规矩。”
  维义掏出一沓钱递给孙二:“够不?”
  孙二接过钱捏了捏厚度:“够,够了。”说完,向维义鞠了一躬,转身追李氏去了。
  几个人又回到桌上。
  “二少爷,你们先喝着,我和铁蛋儿先去买东西,晚上好用。”许文贵对维义说。
  “好吧,”维义又拿出一沓钱来交与许文贵:“就麻烦你了。”
  “一会儿就能办完,有啥麻烦的。”许文贵接过钱,向铁蛋儿打个招呼:“咱俩走。”二人一起离开了屋子。
  几个人继续喝酒,但却没有了刚才的兴致,心情都很沉重,闷闷地喝着酒,霍老夫子也自动关掉了自己的话匣子。
  时间不长,许文贵和铁蛋儿就把“老仙儿”吩咐的几样祭品都置办了回来,一样也不缺。
  “老许可真是办事的人啊。”维忠对维义说:“你嫂子把老许辞了这件事儿可是办得有些欠考虑了。”
  维义叹了口气:“许大叔非要在我这儿伺候我们,我看他年纪也大了,不能再干体力活了。”沉吟了一会儿,突然眼睛一亮,转向许文贵:“许大叔,我看这样吧,我给你拿钱,你再把许记茶社干起来。要不然开个小饭店儿也行,就凭你的手艺不愁不挣钱。”
  “不行,不行。”许文贵急忙推辞:“二少爷,没有你二少爷就没我许大白话。要不是你当年搭救我,我许大白话可能早已投河自尽了,我咋能再用你的钱哪。”
  “大叔,你太客气啦。”维义说:“这么多年,你在我家没少出力,什么活儿都抢着干,我们少操多少心那。”
  “我不想再干那行了,我想要伺候二少爷一辈子。”许文贵说。
  “伺候我一辈子?”维义笑了:“大叔,你就别在推辞了,我年纪轻轻的,有铁蛋儿一个就够了。咱家现在已不是过去的苏府,没那么多事情可做。你的年龄也一天比一天大,体力活儿肯定会吃不消的。你的老本行也是你的特长,只找一个烧水倒茶的小伙计,不用费多大力气就能干得好好的。我们没事儿时也好到茶馆喝喝茶,听听你说的书哇。”
  许文贵还要推辞,就听外面一阵锣响,传来了一人高声吆喝和人声嘈杂的声音。大伙一怔,纷纷凝神侧耳细听。见怎么也听不清楚,铁蛋儿不用吩咐转身就跑了出去。过了好一会儿,铁蛋儿跑了回来。
  “咋回事?”维忠维义异口同声地问道。
  “是烂肺子游行呢。”铁蛋儿喘息着说。
  “烂肺子游啥行啊?”霍老夫子一脸不屑地问道。
  “说是烂肺子剿匪有功,现在为他宣传功绩呢。”铁蛋儿说。
  “他剿什么匪了?”维义问。
  “说是二道坎‘七人帮’被他尽数给剿灭了,还缴获了不少的战利品,为咱们康平庄除了大害了。”铁蛋儿说。
  “哦?!”大伙儿不觉同时感到惊诧不已。
  “这不是颠倒黑白吗?”许文贵气愤地说。
  “这叫沽名调誉,坐享其成。”霍老夫子怒道。
  “跟着一起游行的还有魏明礼和管世水。”铁蛋儿说。
  “天下真是没有公理呀。”霍老夫子说。
  “这叫什么世道哇。”许文贵叹着气说。
  “还有一件更让人想象不到的事儿呢。”铁蛋儿说。
  “什么事儿?”大伙不觉异口同声地问道。
  “白狐刘忠平也成了警察狗子了。”铁蛋儿说。
  “什么?!”
  “这怎么可能啊?”
  “不会吧?”
  “胡子变成了警察狗子?”
  “瞎传的吧?”
  “……”屋内一下子乱了起来。
  “说白狐是烂肺子安插在土匪里的眼线儿,就是要等到时机成熟后好剿灭土匪。如今他们终于等来了机会,里应外合,把二道坎的胡子一举给歼灭掉了。”铁蛋儿说。
  “不会,不会。”霍老夫子晃着脑袋说:“不可能,不可能。”
  “我也不信。”许文贵说。
  “不只是他们敲锣打鼓地宣传,告示都贴得满哪儿都是。”铁蛋儿说。
  “公道何在呀?”
  “什么世道哇。”
  “没天理。”
  “……”
  又是一阵阵的慨叹。
  “刘忠平长的什么样?”维义问。
  “没看见,只看见烂肺子和魏明礼管世水了。”铁蛋儿回答。
  紧接着就是一阵沉默。
  正当人们沉浸在感慨和愤怒之中时,不知什么时候维义拿来个包裹来到许文贵面前:“大叔,这里有现钱和一些首饰,足够你开茶馆用的了。”
  “这,”许文贵颤抖着站起身来:“二少爷,这可不行,你今后咋生活呀?”
  “你放心,”维义笑道:“我还有,足够我活一辈子的。”
  “那这首饰?”许文贵问。
  “首饰放着也是放着,”维义说:“如今咱们已不是什么大户人家了,和普通百姓没什么两样,还摆那谱儿有啥用,不如变成能用的钱。”
  老栖林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,从怀里掏出一个紧口儿的皮囊来,随手一扔,扔在了许文贵面前。
  “栖林老弟,你这是干啥?”许文贵十分不安地说。
  “钱,”老栖林硬着舌根说:“你的有用,我的没用。”
  “这可不行。”许文贵拿起钱袋儿就往老栖林手里塞。
  “我们的是朋友,”老栖林说着轻轻推开许文贵,“给你的必须的收下,不然的就不是朋友的了。”
  许文贵被老栖林轻轻一推,立足不稳,向后踉踉跄跄跌去。老栖林急忙起身,上前一把拽住许文贵,扶他站稳。
  “大叔,”维义也急忙上前搀住许文贵:“栖林老哥给你你就拿着,他是不会客套的,不然他就不会交你这个朋友了。”
  “这……”许文贵还要说什么,维义忙摇手制止:“好了,大叔啥也别说啦,咱们接着喝酒吧。”
  酒一直喝到入夜,霍老夫子第一个起身要走,维忠起身送霍老夫子回家。俩人脚步散乱,大呼小叫地离开了维义家。维义不放心,打发铁蛋儿去搀扶霍老夫子。老栖林见维义夫妻要照顾三个孩子,就决定将山花儿抱走。任凭维义夫妻怎么挽留,老栖林也还是将山花儿放在自己的怀里,跃上大白马“哒哒”而去。
  从此以后,山花儿就在老栖林缝制的狍皮口袋里生活。不是被挂在树上,就是被挂在撮罗子里。吃的是马奶,穿的是徐氏给做的衣裤。老栖林要是上山打猎,就把山花儿送到维义家交与徐氏,打完猎再把山花儿带回撮罗子。
  二更十分,维义和许文贵、铁蛋儿一起将香案运到饮马河边儿,摆好各种供品,静静地等候李氏的到来。
  将近子时,李氏和瘦猴儿孙二迈着方步,悠然地来到河边儿。维忠却走三步退两步,一脚深一脚浅地远远跟在后面。李氏和孙二仔细地检查了一下维义准备的供品,没挑出任何不是。
  李氏命孙二点香烧纸,自己又解开脑后的疙瘩鬏儿,将头发披了下来。香炉里的香依然点燃,香烟缈缈升起。李氏站在香案前鞠躬行礼,嘴里念念有词,但旁人听不懂她说的是什么。孙二又将一大堆烧纸点燃,顿时,浓烟滚滚烈火升腾,照亮了饮马河两岸。嫩绿的柳叶被罩上一层红光,东流的河水映闪着红鲤鱼鳞般的光芒。孙二边烧纸边向空中抛撒纸钱儿,纸钱儿满天,好似飞蛾萦火般的飞舞。烈火旁的李氏,念念有词的声音变成了念经般的哼唱,人也随之抖动起来。渐渐地,念经般的哼唱又变成了尖嚎,人也抖动得十分厉害。随着声音的增大,动作也随之增强。渐渐地变成了凄厉的嚎叫,人也手舞足蹈起来。她嘴边儿的那只“臭虫”,在火光的照射下,时隐时现,仿佛是一只忽隐忽现的小幽灵。
  在熊熊的火光前,在漫天飞舞纸钱的映衬下,形同鬼魅的李氏,令旁观者心惊胆寒。孙二慢条斯理地烧着纸牛纸马、童男童女、金锞子、银锞子等物件。最后,桌上的供品也被统统倒进了烈火之中。
  苏大少爷维忠,这时还在不远处,走两步退一步地向这边走着。
  等香炉里的香燃尽,地上的火也熄灭了。只有牛羊猪的头和水果糕点被烧得黑糊糊的,其它的都变成了灰烬。同时,李氏也停止了喊叫和疯跳。李氏犹如大病初愈般的向维义交代了一些事项,便盘膝坐在了地上。嘴边儿上那只“臭虫”也和李氏一样,蔫蔫地趴在李氏的嘴边儿,也显得十分疲惫。孙二急忙将大烟袋给李氏装好点着。李氏“吧嗒”“吧嗒”地抽着烟袋,嘴里不时“噗叽”“噗叽”地吐着浓痰。嘴边儿那只“臭虫”似乎也吸到了旱烟,和李氏一样也有了精神头儿,随着李氏撮烟袋嘴儿而上下串动着。一袋烟抽完,李氏将烟袋递给孙二,自己起身向黑夜走去。孙二接过烟袋,磕掉烟灰,然后忙到维义面前伸着手说:“二少爷……”
  “给你。”没等孙二下句说出来,铁蛋儿抢前一步将一沓钱塞进他的手里。孙二用手捏了捏钱的厚度,往怀里一揣,转身去追李氏去了,顺便将还没走到地方的维忠搀回去。
  三天后,苏老爷虽然没去找阎王爷报到,但也没见好转。一切都很平静,一切也都很自然,一切也都一如既往。但谁也没想到,即正直又老实的许文贵却惹祸了。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帖时间:2009-9-14 5:34:57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澳门24小时娱乐网址 版权所有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