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24小时娱乐网址
个人资料
南柯追梦人
南柯追梦人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72,795
  • 关注人气:638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澳门24小时娱乐网址
正文 字体大小:

【原创】《猎手》第八章(一)

(2010-01-12 10:35:37)
标签:

杂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原创】《猎手》第八章(一)

  第八章 邂 逅
  一切都很平静,茶社依然满员,听书者依然络绎不绝。时间一久了,人们就淡忘了那场不愉快,有的人就鼓动许文贵说“老栖林孤身剿匪”哪段儿。开始时,许文贵还推迟,但经不住人们的鼓动,又说起了“老栖林孤身剿匪”的段子,而且比原来说的要丰满的多,除了传奇色彩很浓,更有神话般的意境。很快,老栖林的故事又一次流传开来。
  维义得知后,立即到茶社阻拦。许文贵怕维义担心,就停止了说这段儿,但人们还是极力鼓动。等维义一走,在人们的劝说鼓动下,许文贵又开始了说这段儿书。
  一天,许文贵说得正起劲儿,维义走了进来。一听许文贵说的正是老栖林这段儿,维义走到许文贵面前:“大叔,你咋又说起了这段儿呢?”
  “这……”许文贵脸一红,不知怎样回答。
  “二少爷,你就别管了,我们大伙儿都爱听这个段子。”
  “是呀,我们都爱听。”
  “怕他烂肺子个啥呀?说书又不犯法。”
  “就是,说书犯他家哪门子的法呀?”
  “……”
  坐席上的人们纷纷说道。
  “说书是不犯法,可任传玺能善罢甘休吗?”维义说。
  “他不罢休能咋地?”
  “上回他不也这么地了么?”
  “许大白话说的是事实,怕他个鸟。”
  “你们咋能这样啊?”维义气急,一拍桌子:“这刚刚消停几天那,你们就开始架拢(鼓动)起许大叔来了。你们这是看热闹不怕事儿大呀,难道看着许大叔出事儿你们才肯罢休吗?”
  见维义急了,人们才纷纷住嘴。嘴上虽不在反驳维义,但脸色很沉,满脸一副不屑的样子。有人略停顿一会儿,起身向维义一抱拳,说了声:“二少爷,告辞了。”把钱扔在许文贵的桌上,转身离开茶社。有一个人走,其他的人也纷纷效仿,起身或与维义或与许文贵打个招呼,扔下钱,转身走了。不一会儿,茶社里就剩下维义和许文贵及小伙计栓柱儿了。
  “这……”维义被人们的行为弄得不知所措,一时不知道自己做得是对还是错。只觉得血往上冲,脸和耳朵都在发烧。
  “二少爷,你别往心里去,这些人就是这样。”许文贵安慰说。
  “这……”维义不知道说什么好,两腿也不知道往那边儿迈步。
  “二少爷,这没什么,夜已深了,你也回去吧。”许文贵又说。
  维义忘了与许文贵打招呼,转身往家里走去。这一路上,维义的脑子里很乱,怎么也里不出个头绪。
  此后,苏记茶社听书的人越来越少,稀稀拉拉,零零落落。不管人多人少,还是没人,许文贵都依如平常,不喜不怒,俨然和没发生任何事情一样。而维义的思绪一直都不清不楚,还是没有弄清自己做得是对还是错,不知道是宽慰自己还是责备自己。
  平静,一切都很平静,出奇的平静,让人感到压抑的平静,令人感到恐惧的平静。但时间久了,茶社的人客也逐渐的多了起来。许文贵和小伙计栓柱儿又开始了一天天的忙碌起来。
  时置深冬腊月的康平庄,一片雪白,和周围的大山林连成一片,显得十分清静整洁。要是没有那缕缕炊烟升腾,在远处还很难分辨出康平庄的存在。一进入腊月,康平庄的人们就开始活跃起来,让人们感觉到了浓厚的喜庆气息。
  冬季的天空总是灰蒙蒙的,随着家家烟囱不停的冒烟,空气也显得十分浑浊,有时让人感到有些透不过起来。
  苏记茶社依然是天交三更时落闸板栓门灭火,许文贵和小伙计栓柱儿一起收拾茶具桌椅,以备明日再用。收拾完毕,二人上炕睡觉。每天都是这样,早上早早起来就开始忙。闲人们吃过早饭或午饭后,就有人到茶社喝茶聊天。到了晚上,不管是闲人还是忙人,就都来到茶社喝茶听书。这样一天下来,许文贵和小伙计栓柱儿都累得腰酸腿痛,睡起觉来十分深沉,几乎是雷打不动。
  人客一多,就又有人开始鼓动许文贵说那段儿“老栖林孤身剿匪”的故事。许文贵为了不让维义担心,委婉地拒绝大伙的要求。大伙很不满意,说什么的都有,许文贵只是向大伙表示歉意。人们虽然不高兴,但还得来苏记茶社,因为整个康平庄就只有苏记茶社有书听。就是有茶馆说书,也都被许文贵的书给顶的说不成了。更何况又没有其它的娱乐场所。
  日子过得很快,转眼就到了大年跟前儿。许文贵把维义家的年和自己与栓柱儿年货都置办得十分齐全。除了忙于经营茶社和说书外,就等着过年了。
  这天夜里,很累很乏的许文贵和栓柱儿二人躺在炕上睡得正香,许文贵忽觉得屋子热得烤人,浓烟呛鼻,并伴有噼里啪啦的响声,眼前一片通明。许文贵急忙睁开双眼一看,眼前的景象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。只见房顶和门窗都已起火,火苗摇摆着,屋内已满是浓烟。
  许文贵急忙连推带叫,把栓柱儿叫醒。栓柱儿一看眼前的情形,吓得不知所措,惊恐地站在哪儿瑟瑟发抖。许文贵仔细观察了一下火势,已无扑救的可能。急忙给栓柱儿披上外衣,拿起两张棉被到水缸里浸透,将一张湿被盖在栓柱儿的身上,另一张被披在自己的身上。打开门闩,拉着栓柱儿推门往外就闯。可门怎么也推不开。许文贵明白,这是外面被人给顶上了。扔下头上的棉被,拿来一张板凳,狠狠地砸向火苗正旺的窗户。“哐,哐,哐……”接连砸带踹了好几下,算是将窗户带闸板一起砸开,自己的衣服,头发都已烧着,手脸也被烧伤。他不顾疼痛,回身一推栓柱儿:“快跳出去!”栓柱儿被火势吓得晕头转向,傻傻地站在地上一动不动,早已忘记了帮助许文贵砸窗户开门了。被许文贵一把把栓柱儿推到窗口儿:“快跳出去!”。吓傻了的栓柱儿一激灵,算是明白了一点儿,抬腿踏上窗台。在许文贵连推带扛下,才算是踉踉跄跄地跳出了屋外。
  窗户一开,火势陡然上涨,火苗穿得更高。许文贵急忙拽来湿被,蒙在头上跳出了屋外。只见栓柱儿站在房前傻子一样,不知道躲避,许文贵急忙把栓柱儿拖开,远离正在猛烈燃烧的茶社。
  再回头一看,许文贵更傻眼了。只见整个房子都在着火,好象似被人浇上了油后点着的。浓烟滚滚,烈火冲天,人离的很远都烤得透不过气来。
  人们纷纷赶来,维义和铁蛋儿也赶到。但火势已无法扑灭,只有慨叹惋惜。
  “我去报案。”铁蛋儿对维义说。
  维义略一沉思:“好吧。”
  铁蛋儿转身飞跑而去。
  全已燃烧的房子,在火势达到最猛烈后,便开始缓缓地弱了下来。渐渐地整个骨架断裂燃尽,人们眼睁睁地看着整个房子被烧落架,在劈哩扒拉的响声中缓缓地倒塌。等火光熄灭了,剩下的只是冒着浓烟的灰烬。
  除了两个人,屋里的东西一样也没有带出来,许文贵从此又一贫如洗了。
  铁蛋儿急喘着跑了回来。
  “报警了吗?”维义急问。
  “报了。”铁蛋儿喘息着回答。
  “人呢?”维义又问。
  “在后面。”铁蛋儿回手向后面指了指说。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澳门24小时娱乐网址 版权所有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