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24小时娱乐网址
个人资料
南柯追梦人
南柯追梦人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74,408
  • 关注人气:638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澳门24小时娱乐网址
正文 字体大小:

【原创】《猎手》第八章(三)

(2010-01-12 10:38:19)
标签:

杂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原创】《猎手》第八章(三)

  这天维义觉得身体不太舒服,没有出去忙生意,心里也惦记老父。维忠却在天色将晚时,来到维义的家。许文贵第一个迎着维忠,向维忠问个安,然后引维忠到维义的房前,推开房门向维义报道:“二少爷,大少爷来了。”
  维义正在屋内看书,听到许文贵的话,放下书急忙起身相迎。维忠微笑着从外面大步走来,撩起长袍的下摆,抬腿走进屋来。
  维忠的突然到访维义并不觉得意外,因为维忠平时就是这样,没有万不得已的事,轻易是不会来的。就连老父病得这样重,维忠来探病的时候都非常少,只是有个节日什么的买点儿东西来看看父亲。开始维义很生气,时间久了,维义也就习惯了。今天维忠来了,先是到里间看望老父。过了一会儿,维忠来到前厅,把猛子抱起来一顿亲吻。又亲了亲大刚和二憨,然后四平八稳地坐在八仙桌旁。徐氏将沏好的茶水倒进茶杯里端到维忠面前,随后又给维义端来一杯茶。许文贵和栓柱儿急忙将孩子抱走。
  “二弟呀。”维忠喝了一口茶说。
  “大哥有事儿你说。”维义礼貌的欠了欠身说。
  “后天是咱爸的生日,”维忠放下茶杯:“我来是跟你商量商量,咱们咋给爸过这个生日。”
  “我差点给忘了。”维义脸一红,不好意思地一笑说道。
  “要不是你嫂子我也忘了。”维忠说罢,一脸敬佩之色。
  维义一笑不语。
  “你嫂子和我老丈母娘都说要大办,给咱爸好好冲冲喜。”维忠脸上仍带有敬重之色的说。
  “这……”维义有些为难:“大办?咋办咱爸也到不了场啊。”
  “到不了场也没关系,”维忠很自信地说:“我老丈母娘说了,只要咱们办好了,咱爸就是不到场也没关系,也能起到冲喜的作用。”
  维义迷茫地看着维忠,没说话。
  “你嫂子已把要找的人名单都列好了,”维忠说着从怀里小心翼翼地掏出几张纸来,打开递到维义面前:“你看看还找谁就在后面填上。”
  维义接过一看,几张纸上写满了人名。大到有权有势的镇长、警署署长,小到平民百姓,密密麻麻写满了好几张纸,快有上百号的人了。曹家的人和亲戚与下人也都被列入其中,除了吃奶的孩子和喂奶的娘,其他的好像一个没落下。维义看完不仅眉头微皱,没有说话,把名单放在桌子上。
  “有头有脸儿的给送个请帖,其它的让下人去通知一声就行。”维忠说着转脸向外面喊道:“铁蛋儿,铁蛋儿,你过来一下。”
  一阵急速的脚步声传来,铁蛋儿跑进屋来;“大少爷来啦?”
  “啊,”维忠从怀里掏出一沓钱来给铁蛋儿:“你去买点请帖来。”
  “买多少?”铁蛋儿接过钱问维忠。
  维忠拿过名单看了看,稍一沉吟说:“买个二三十张吧。”
  铁蛋儿没得到确切的数据,没敢吱声,怔怔地望向维义。
  “就买三十张吧。”维义知道铁蛋儿为难,急忙将准确的数字告诉铁蛋儿。铁蛋儿一点头,转身离开。
  “这么多人到哪儿安排?”维义疑惑地问道。
  “你嫂子都安排好了。”维忠自信满满地说:“就到万源达大酒楼安排,有多少桌都能摆下。”
  维义点点头没说什么。
  “酒楼招待人客的钱我六你四,”维忠仰靠在椅子里,手缕着脑袋上的大背头接着说:“老三没有来源,就不让他拿了。”
  “不,”维义忙说:“我和大哥一样,一人一半儿。”
  “不,”维忠认真的说:“我是老大,我得多摊点儿。”
  “我也是儿子,”维义说:“不能让大哥多摊。”
  “听大哥的吧,”维忠说:“我已经和你嫂子商量过了,你就别争了,一切都听你嫂子的安排。”
  “那好吧,”维义诺诺的说:“一切就都听大哥安排。”
  “好,”维忠扶案起身说:“就这么定了,铁蛋儿买回请柬你写好后就让铁蛋儿和栓柱儿他们送去,其余的人我回去让孙二他们去通知,我这就回去了。”
  “大哥,”徐氏急忙起身说:“别走了,我去和许大叔炒几个菜你和维义喝两杯。”
  “这……”维忠沉吟。
  “是呀,”维义急忙起身拦在维忠面前:“大哥别走了,我们哥俩也好久没见面了,我让栓柱儿去把老三找来。”
  “好,”维忠又坐回椅子里:“咱们哥仨就喝几杯。”
  维义和徐氏转身出去。不一会儿,维义回来陪维忠说话。
  “老三最近咋样?”维忠问维义:“还是那么不务正业吗?”
  “我整日在外忙生意,”维义回答说:“也好长时间没看见他了,听你兄弟媳妇说,老三经常回来看咱爸。”
  维忠点点头:“还算他懂点儿事。”喝了一口茶问道:“最近‘老麒麟’来过吗?”
  “有时晚上来,”维义回答:“白天他忙着打猎。”
  “是吗。”维忠好像是很想见老栖林,面色有些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  “咋的?”维义问:“大哥想见栖林大哥?”
  “哦,”维忠点了点头:“我觉得这个人挺有意思的。”
  “等铁蛋儿回来我让他去吧栖林老哥请来。”维义转念一想又说:“大哥,我想把霍老夫子也请来,这段时间多亏他老人家给咱爸调理治疗了,让他费尽了脑筋,也累得够呛。”
  “好,”维忠说:“你的这些朋友真的都很好,比我交的朋友有文化,有素养,有品位。”
  “大哥夸奖了。”维义谦逊的说。
  又过一会儿,铁蛋儿回来,还没等把肚子里的凉气出完,就被维义打发出去找老栖林去了。维义向维忠说了句客套话,便自己去请霍老夫子。
  没多久,维孝就到了,先到里间看看老父,然后出来陪维忠说话。维忠把后天给老父祝寿的事详尽地告诉了维孝,维孝听后没言语,脸色十分冷漠。又过了一会儿,霍老夫子也到了。天色已完全黑下来时,老栖林才和铁蛋儿走进屋来。酒菜早已摆好,大家寒暄谦让一阵后方才落座。维义简单来了几句开场白,大伙便开始喝了起来。
  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维忠又把后天给老父过生日冲喜的事又说了一遍。大伙听说给苏老爷做寿冲喜都很高兴,但一听到维忠说曹氏的安排过程,一下子便没了动静,心里都在为维义鸣不平。许文贵低头不语,霍老夫子垂下眼皮捋着山羊胡子,似在半梦半醒之中。维孝本来就沉沉的脸,就越加显得不高兴,就越加显得阴沉。只有老栖林依然地大口喝酒,大口吃肉。维义见状急忙打圆场,张罗喝酒,岔开话题。维忠没感觉出什么,依然沉醉在英明老婆的英明决策之中。
  “二哥,”维孝爬在维义的耳边说:“那骚娘们儿又开始算计你了。”
  维义急忙用手势制止维孝往下说,并张罗喝酒。很快,维忠的舌头就硬了,眼皮紧直往一起粘,说起话来有些不清不楚。
  “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啊。”霍老夫子看着维忠喝了一小口酒,长长地叹了口气吟道。
  “老夫子请喝酒。”维义急忙向霍老夫子敬酒。
  “好,好,好。”霍老夫子端起酒杯把杯中剩下的酒一饮而尽,酒杯一放又吟出了一句:“煮豆燃豆萁,相煎何太急呀?”声音十分苦涩。
  霍老夫子喝酒从来都是一口一口的抿,一口喝掉一杯,人们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  维义也陪着干了一杯:“老夫子,这段时间多亏了你老了,要不是你老的精心的调理,家父可就不好说了。”
  “没什么,没什么。”霍老夫子晃着脑袋,摇着手谦逊地说:“这是老夫应该做的。”
  “是,是啊,真的得谢谢老,老夫子呀!”维忠硬着舌根说:“我,我也敬,敬老夫子一杯。”说着晃晃悠悠地端起酒杯在霍老夫子的酒杯一碰,两个杯里的酒撒了许多。维忠也不在意,一扬脖将酒倒进嘴里,喉头串动,“咕噜”一声咽了进肚里去。
  “谢大少爷了。”霍老夫子随后也干了。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澳门24小时娱乐网址 版权所有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