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24小时娱乐网址
个人资料
南柯追梦人
南柯追梦人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75,477
  • 关注人气:638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澳门24小时娱乐网址
正文 字体大小:

【原创】《猎手》第十章(三)

(2010-01-12 10:52:11)
标签:

杂谈

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原创】《猎手》第十章(三)

  第二天下午,苏老爷突然叫维义过去,维义急忙来到父亲的身旁,只见苏老爷两眼炯炯有光。见维义到来轻声地叫维义扶他坐起来,维义心里一阵喜悦,急忙把父亲扶起来,将被卷起倚在父亲的后背。
  “儿子,你背爸出去,”苏老爷细若蚊蝇地对维义说:“我想好好看看咱们的新家。”
  “好!”维义高兴得眼泪涌出了眼眶:“我先给您穿好衣服。”
  苏老爷自己已经不能穿衣裤了,就连大小便也不能自理,经常便在被窝里。徐氏每天从早到晚,没有闲着的时候。既要伺候孩子,又要忙活家务,再加上儿媳妇伺候老公公也不方便。维义可从来不嫌弃,给父亲擦洗,把父亲伺候得干干净净。苏老爷有病前对维义就好,但没有现在这样令他感到欣慰,他为自己有这样一个好儿子而庆幸,他为自己有这样一个好儿子而自豪。每日看到维义辛辛苦苦,不嫌脏不嫌累的伺候自己,两行老泪不觉挂在眼圈儿。闪动着泪花的两只眼睛,激动得直直盯着自己心爱的儿子不转。
  维义给父亲穿好衣裤,轻轻背起父亲挨个屋子仔细地了看一遍。苏老爷颤动着双唇,不住的轻声说“好”,两行老泪滴落到了维义的肩头。看完后,维义叫铁蛋儿把被褥铺在中堂下的椅子上,轻轻把苏老爷放在椅子里,拿条毯子给父亲围上,自己坐在旁边相陪。苏老爷今天特别高兴,和维义唠了很多。维义静静地听着,顺从地听着父亲的嘱托。
  半个多时辰后,苏老爷觉得累了,便叫维义把他送回炕上躺着。维义照办,把父亲舒舒服服送进了被窝儿。徐氏也将苏老爷最爱吃的疙瘩汤端来,一勺一勺地喂苏老爷。苏老爷看着儿子儿媳,满意的老泪再一次流了下来。自从自己起不来炕,二儿媳就是这样,一口一口地喂自己吃饭喝药,使自己的生命得到延续。徐氏喂完苏老爷吃饭,过了一会儿,按照霍老夫子的嘱咐又给苏老爷喂药。苏老爷今天特别有精神,不像往日那样整天昏昏欲睡,委靡不振。
  见父亲今天的状况这么好,维义十分兴奋,晚上自己又喝了点儿酒。这可是头一回,因为维义自己从来就没喝过酒。
  虽然喝了不少的酒,可维义就是没有觉。夜晚,躺在炕上一会儿想到父亲,一会儿又想到伊梦盈,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。徐氏一天累得腰酸腿疼,脑袋一挨到枕头,很快就会睡去。维义只好起身,穿好衣服,信步走出了家门。望着天上的明月,维义心中无限感慨。一会儿觉得欣慰,一会儿又觉得心烦,不知不觉走到了街上。
  “是二哥吧?”身后传来了维孝的声音。
  维义只顾出神,连维孝的脚步声都没听见。
  “这么晚了不睡觉,跑出来干啥?”维义问维孝。
  “我觉得心忙,咋也睡不着这觉。”维孝说。
  “是呀,我喝了不少酒也是睡不着。”维义说。
  “我也睡不着哇。”随着话音和脚步声的传来,维忠快步来到了两个弟弟面前。
  “这……”维义一时不知说什么好:“睡不着觉,你们咋的都跑到我这来了?”
  “不知道。”维忠摇着头说。
  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跑到你这来了。”维孝也晃着脑袋。
  维义想了想,就把今天父亲好转的情况和哥俩细细的说了一遍,哥俩听了十分高兴。
  “你别说呀,”维忠兴奋地说,“我那老丈母娘还真有两下子,挺灵的。”
  维义维孝一时语塞,不知用什么话来应对,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相信李氏的装神弄鬼。
  “现在已是子时了,”维忠不无惋惜的说:“店都关门了,要不咱们哥仨非得好好庆祝一下。”
  “这有何难,”维义说:“到我家,把许大叔叫起来,给咱们炒几个小菜儿不就行了?”
  “好!”维忠维孝异口同声叫好。
  三人来到维义的家,维义点燃煤油灯,安顿哥俩坐下,然后转身去叫许文贵。许文贵也没睡着,乐乐呵呵起来到厨房去了。维义回到哥俩身边儿,哥仨开始小声的唠了起来。天已快过子时,维义突然听到父亲的房间有动静。便打手势制止哥俩说话,凝神细听,是粗重而又缓慢的喘气声。三兄弟脸色大变,急忙端起煤油灯,打开父亲的屋门一看,只见父亲两眼向上翻动,眼皮也不眨动。嘴大张着,喉咙里呵呵作响,不住的在倒气儿。哥仨的脑袋嗡的一声,好像在暴涨,眼前金星乱飞。
  “快去找霍老夫子!”维忠叫道。
  维义急忙转身向外就跑,维孝也到厨房告诉许文贵不用再做菜了。许文贵看了看苏老爷,流着眼泪把铁蛋儿和栓柱儿都叫了起来。熟睡的徐氏早被来来回回的脚步声惊醒,急忙起身。
  维义一路小跑来到霍老夫子家,把霍老夫子叫起来说明情况。霍老夫子不敢怠慢,拎起药箱子和维义火速来到维义的家。
  霍老夫子来到苏老爷跟前,伸手把脉,又翻了翻眼皮。转向维义摇了摇头说:“不行了,赶快穿装老衣服吧。”
  哥仨听了怔立当堂。
  许文贵急忙找徐氏要来装老衣服,在铁蛋儿和栓柱儿的帮助下,很快就把苏老爷的装老衣服穿好。许文贵又和铁蛋儿栓柱儿到外面找来木板在地上搭起地铺。向徐氏要来很多物件,铺的铺,盖的盖,把一切准备就绪,就等苏老爷咽气。
  苏老爷还在倒气,人们的心随着苏老爷的倒气,也都提到了嗓子眼儿。
  “你老丈母娘不是说还完愿咱爸就没事了吗?”维孝突然想起了昨天还愿的事,父亲今天怎么就不行了呢?便问维忠。
  “我去找她去。”维忠也觉得是在上当,转身奔出屋外向黑夜跑去。
  维义与许文贵他们已将寿材准备好,静静的等待着。
  过了好半天,维忠才和李氏孙二来到维义家。李氏上前看看苏老爷,便开始用手指掐算起来。
  “咋样?”维忠急切的问。
  “不对,不对。”李氏半闭着眼睛,惊讶的说:“这不可能啊,这根本不可能。”
  “咋不可能了。”维忠问道。
  “咱们还愿还得对,”李氏皱着眉说:“可老天爷咋还生气呢?”
  “那咋办哪?”维忠问。
  “快摆香案,等我问问大仙儿。”李氏认真的说。
  “快!”维忠指挥着许文贵。
  不一会儿,许文贵就和铁蛋儿栓柱儿就把香案摆好。李氏又解开脑后的疙瘩揪儿,开始点香请仙儿。又是一阵狼哭鬼嚎,又是一阵疯舞疯跳,又是一阵谁也听不懂的宇宙语。
  “在还愿时,苏家有人心不诚。”孙二翻译道:“老天爷震怒,大仙儿也没办法,谁让苏家有人不信神呢?所以苏老爷就躲不过这一劫了……”
  请完仙儿的李氏又昏厥了半晌,醒来的李氏还得向孙二问大仙都说了什么,孙二就把刚才给大伙翻译宇宙语给李氏说了一遍。听完了孙二转达的大仙儿话后,李氏很无奈的摇摇头,不无惋惜的叹着气,又似语重心长的说:“连神仙都不信,大仙也救不了啊,我又有啥办法呢?苏大哥也只有认命吧。”说罢,半闭着眼睛似在抽泣。嘴边儿那只“臭虫”很懂得主人的思想。也和主人一样,粗短的“四肢”在主人的抽泣下,也跟着抽动着。半晌,两滴眼泪算是挤出了那单薄的大眼皮。抬起袖头,在眼皮下面抹了抹,然后对孙二说:“咱们先回去吧。”说罢转身向外面走去。
  孙二依然走向维义,竹节般的手指又伸向维义:“二少爷……”
  “滚!”维孝过来,怒不可遏的踹了孙二一脚:“啥他妈的心不诚,心不诚还摆那么多桌酒席?按你们说的,安排的那样少了?”
  李氏走到门口,听了维孝的话一怔。嘴角儿上的“臭虫”随着她脸上肌肉的颤动,也跟着剧烈的颤动着,好像是差点就逃离了李氏的这张脸。维孝的话很刺耳,但她没有停下来,而是加快脚步向院儿外走去。
  孙二被维孝踹得差点没跪在地上,转脸看向维忠。维忠也不知道谁对谁错,一时不好说什么。见孙二看自己,想了想只好说: “你先回去吧,钱等过后我再给你。”
  孙二只好向维忠点了一下头,转身去追李氏去了。
  天亮前,苏老爷有些清醒过来。张嘴在说什么。维忠急忙上前:“爸,你要说什么?”
  苏老爷微微摇了摇头,两眼也不看维忠。
  维孝又上前:“爸,你还能认出我来吗?”
  苏老爷也是看也不看维孝,依然微微摇着头。嘴在动着,两眼似在找什么人。看那嘴形,好像似在叫维义。维忠看了半晌才看明白,急忙让维孝找来正在忙碌得维义。
  维义来到父亲面前:“爸,我来了。”
  苏老爷微微点点头,两眼直直地看着维义,目光似有许多担忧。嘴动着,发出的声音极其微弱,维义只好把耳朵贴在父亲的嘴边儿上。
  父亲的嘴在动着,但却听不到一丝声音。维义感觉父亲嘴里呼出的气息越来越少,渐渐地就没有了生息。抬头一看,父亲已经面无血色,停止了呼吸。两只眼睛仍然直直地在看着自己,但瞳孔已经扩散。
  “爸呀……”维义忍不住哭出声来,随即维忠维孝徐氏也跟着哭了起来,紧接着苏家响起了一片悲声。
  维义哭了一阵,心里默默地向父亲说:爸,你就放心吧!我会照顾好我自己和孩子们,我会照顾好一切的。见父亲两眼依然在看着自己,便伸手把苏老爷的眼皮合上,可一松手,苏老爷的眼睛又睁开了。维义反复把苏老爷的眼皮合了几次,但一松手就还是睁开。没办法,维义只好用手多捂一阵后,苏老爷的眼睛才算是合上,但还是闭得不严实。然后和大伙一起把父亲成殓安放好,摆上香案供品,搭就灵棚,就又去忙活其他事去了。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澳门24小时娱乐网址 版权所有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