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24小时娱乐网址
个人资料
南柯追梦人
南柯追梦人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75,635
  • 关注人气:638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澳门24小时娱乐网址
正文 字体大小:

【原创】《猎手》十三章(四)

(2010-01-13 12:06:57)
标签:

杂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原创】《猎手》十三章(四)

  看着许文贵的遗体,大伙都很悲伤。徐氏和山花儿找出几件衣物,等猛子和二憨休息好,让二人给许文贵换上,算是装老衣服。没有香,就找来几根草杆儿替代,猛子在洞里找到沙子捧来一捧放在许文贵的头置,将草杆儿插上就算是上香了。又找来狍肉干儿和一些吃的,摆在“香”的下方,算是供品。徐氏又找来白布,扯成几条,分别给猛子二憨和山花儿系在腰上。然后,自己也系上一条。徐氏系好白布后,对着已经整理好的许文贵跪下,几个孩子也紧跟在后面跪下,徐氏带着三个孩子给许文贵磕了几个头。
  许文贵一辈子没有子女,早年娶妻张氏也因被任传玺欺负气忿抑郁而死,许文贵就没再娶。要是没有维义的照顾,他就得孤苦伶仃一辈子。但世事难料,本以为自己会被任传玺用什么想不到方法给害死。却没想到自己会在气息奄奄的时刻,竟然还要逃避任传玺的追杀,更没想到自己会死在逃亡的路上。但临终前许文贵却很欣慰,因为自己虽然在逃亡,但也算寿终正寝。不论怎样说,自己没有死在他任传玺的手里。
  但仔细想来,许文贵还是间接死在任传玺的手上。假如不是逃亡,许文贵也不会死在逃亡的路上。假如许文贵是生活在镇子里,有霍老夫子的看护,说不定他还会活个一年半载的。这一点,许文贵没想,大伙也都没往这方面去想。
  老栖林拿起铁锹和猛子二憨一起来到山坡,徐氏和山花儿悄悄跟在后面,边走边在地上捡了一些发黄的树叶。徐氏用手简单地修理一下,这些树叶子就跟纸钱儿差不多了。再用手指撕掉树叶中心的一部分,真的就和纸钱儿相差的更少了,很像纸钱儿。
  猛子再一次把许文贵的尸体仔细地收拾干净利索,平平稳稳地放进土炕里。跪下来磕了几个头后,两眼的眼泪止不住流下来,颤抖着双手捧起沙土往许文贵身上撒去。徐氏和山花儿也跪了下来,禁不住哭出声来。二憨随后也像猛子一样给许文贵磕头撒土。
  哭了一会儿,老栖林和山花儿把徐氏搀起,猛子和二憨随后也起身。猛子从老栖林手里拿过铁锹,铲土往许文贵身上撒去,二憨也拿过一把铁锹和猛子一起掩埋许文贵。不一会儿,一个坟包隆起。徐氏和山花儿站在一边儿哭着,一边儿向空中撒着她们自己亲手“剪”的“纸钱儿”。这些“纸钱儿”伴着飘零的雪花,在空中飞舞着,到寒风和空气支撑不住这些“纸钱儿”的重量,这些“纸钱儿”才上下飞舞着,摇摇摆摆地落在了许文贵的坟包上和周围。
  临走前几个人又跪下来,向许文贵的坟包磕了几个头后,然后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山坡儿。
  回到山洞里,大家的心情都十分难过。但比较安慰的是,许文贵算是病死的,可以说是寿终正寝了,不像维义维孝兄弟是被人害死的。这一点,徐氏和老栖林是最为清楚的。一想起维义维孝的死,他们都觉得十分悲愤。今天掩埋许文贵,又让他们想起了维义维孝两兄弟的死了。老栖林面色激动,目光悲愤。徐氏只觉得心在抽动,眼泪不觉涌出眼眶。
  在山洞里生活什么都不缺,只要有老栖林和二憨与猛子,什么猎物都能打回来。可谓是吃的饱,穿的暖,睡的也不差,但人们的心情就是好不起来。日子久了,也没发现有生人进入山林,也用不着提心吊胆了,但人们的心情却依然没有好转。
  老栖林依然出去打猎,开始只带猛子或二憨一人。可当老栖林带着猛子去打猎时,二憨就觉得自己在山洞里很无聊。虽然他打心里喜欢山花儿,也喜欢自己常出现在山花儿面前。但他知道,山花儿已让养母给猛子定了亲。而自己越是看见山花儿,心里越是感觉难过。心里总是空落落的,有种十分强烈的空虚感。有时夜间睡觉时,他很想过去抚摸一下他喜欢得要命的山花儿。但有徐氏横在山花儿身旁,使他无法下手,更何况徐氏的觉还非常轻,也不用说徐氏经常半宿半夜地打袼褙纳鞋底子了。
  山花儿的身影在自己的脑海里越来越清晰,已是无可替代的了。按曹玉瑾和任传玺的说法,就是徐氏自私,因为她是老的,就先把山花儿给自己亲生儿子定下了。让他和大刚连边儿都沾不上,只有看着山花儿和猛子亲近的份了。有几次他真想在无人之际碰碰山花儿,但他都忍住了。想起养母辛辛苦苦把自己和大刚拉扯成人的那份儿艰辛,什么就都能忍下来了,任由精神和肉体的**在自己的脑海里内心里和身体里肆虐……为了解脱自己眼前的痛苦,他决定自己不再只有自己的时候看见山花儿,哪怕是徐氏在场他也承受不了心灵的煎熬。所以,他决定跟老栖林和猛子一起出去打猎。回来后已是十分疲惫,喝上点酒就会大睡,什么也就不用去想了。把自己埋在疲惫和醉酒里,让疲惫和醉酒来帮助自己解脱。
  二憨为什么要求一同去打猎,别人不懂,二憨的反常,别人也没看出来。只有老栖林心知肚明,所以二憨的要求他没有阻拦。就这样,三人带一条大黑狼狗上山打猎,留下一条大黑狼狗看守山洞。
  就这样,日子一天天过去,看起来似乎很平静。但老栖林心里一直在翻腾,忧郁的目光总是在二憨的脸上扫来扫去。
  日子久了,不知道康平庄里怎么样,老栖林打发猛子下山,探听一下镇里的情况。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澳门24小时娱乐网址 版权所有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